二人同心 邀月對飲 — 阮澔(2010/工商管理)、張曉明(2012/酒店及旅遊管理)

釀酒蒸餾師阮澔Dimple(2010/工商管理)與張曉明Ivan(2012/酒店及旅遊管理) 不單是情侶,更是工作上的好拍檔。二人去年年底於柴灣開設香港首間氈酒(Gin)蒸餾廠Two Moons。在社會運動及疫情打擊的動盪一年創業,過程毫不容易;二人逆流而上,以推廣氈酒為目標,攜手開展酒味人生。

訪問:陳樂瑤(2016/翻譯)

告別平淡 勇敢一試

酒店及旅遊管理學畢業的Ivan曾於知名酒店的餐飲部門工作,因此有機會接觸各種美酒,並對氈酒情有獨鍾。Dimple畢業後亦曾於大企業工作,對酒的喜愛程度亦如烈酒般濃烈。畢業數年,二人偶爾會在營營役役的日常工作中思考未來與人生。至二零一七年,二人毅然辭去本身的工作,決心鑽研蒸餾釀酒,更前往海外酒廠考察,勇敢地在濃濃的酒香中開拓新的事業方向。

兩名年青人在外地學藝,開始嘗試自己釀製蒸餾酒。花了一番工夫心血後, 雖然他們對自己的成品有信心,但最重要還是獲得知音認同。他們常常把自己釀製的氈酒帶回香港分享予親朋好友,在多次釀酒盲品(Blind tasting)中, 兩人所釀的氈酒均獲一致好評。這些認同叫他倆下定決心把興趣變成事業, 並大膽計劃於香港開設首間氈酒蒸餾廠。至於二人的分工也「自然而然」, Dimple細心及喜歡解決問題的個性,適合處理釀酒蒸餾的生產過程;而健談外向,喜歡廣結新朋友的Ivan則負責品牌的宣傳和對外聯絡。

   

創業路上 步步驚心

外國釀酒廠和酒窖相對普遍,自家釀酒亦不是難事;但在香港做同樣的事卻是難關重重。在香港設立蒸餾廠,先要取得由海關簽發的酒類製造廠牌照; 而現時香港獲發此牌照的酒廠不超過十間,當時香港更未曾出現手工氈酒蒸餾廠。二人與政府交涉近一年半,從申請設立酒廠及其他所需牌照、訂製釀酒的蒸餾機、以至酒廠內部設計等,Ivan坦言是步步驚心︰「這個氈酒蒸餾廠的申請在香港可以說是沒有先例。我們不得不冒險預先訂造所有設備,包括蒸餾機及其他設備等,再邀請相關部門來實地檢視場地,政府才能決定我們是否合符要求批出牌照。換言之,我們必需先投入資源才有機會過關;如果查核時發現設備不符要求,我們投入的心血和資源均會付諸東流。」

Luna 容量達一百公升的銅壺式蒸餾器 「Luna」由德國三大蒸餾器生產商之一MÜLLER製造。Ivan形容「Luna」是三種動物的化身︰「蒸餾器中間多重管道主幹是八爪魚。造酒時打開金色圓門並放入材料加熱至攝氏七十八度,這時酒精混和草本材料會經過左邊的淨化器去除雜質,然後到右邊的『電飯煲』添加香氣,再經長蛇形狀、內部有螺旋設計的凝固塔,最後流經像鸚鵡嘴的蒸餾出酒口(Parrot spout),一滴成酒。」每次生產蒸餾酒約需六小時,大約可生產一百支七百毫升氈酒。

月之佳釀 站穩市場

二人毅然創業,目標是向大眾分享氈酒。氈酒屬於烈酒,品嚐烈酒的門檻較紅酒白酒等餐酒為高;而論知名度和普及度它亦不及威士忌和伏特加等,Ivan亦明白要打開本地市場實在不容易︰「雖然大眾可能較少接觸氈酒,但我們覺得氈酒的表達能力直接,不同的氈酒可以用不同文字描述,相對比其他酒的發揮空間更大。」

品牌命名為Two Moons,是以酒廠的靈魂 — 蒸餾機「Luna」為主軸。

「外國酒廠多為蒸餾機命名。我們的蒸餾機與傳統葫蘆型的不同,這個從德國訂製的蒸餾機就像銅鑄的月亮,因而命名為Luna。」除天上的月亮外,二人希望這個屬於他倆的「第二個月亮」能釀製出最芳香優質的氈酒。

Two Moons主要銷售渠道為酒吧及零售。開業至今經歷社會運動和嚴峻疫情,他們都認為如果酒廠能在這麼困難的市場環境生存,日後也能面對其他挑戰。Ivan對氈酒市場的前景充滿信心︰「氈酒保質期很長,對儲存環境的要求亦沒有紅酒白酒那麼嚴格,所以相對而言,疫情對我們的影響已沒有其他行業般嚴重。」

Two Moons Signature 作為Two Moons的第一支釀酒成品, Ivan和Dimple都十分重視「平衡」。各地氈酒多會加入本地土產元素,所以他們從世界各地搜羅十二種草本和香料, 包括杜松子、芫荽籽、荳蔻、鳶尾根、甘草、香草、零陵香豆、檸檬皮、粉紅胡椒、玫瑰花瓣以及本地代表南北杏和陳皮,釀製「十二道酒味」,不同材料互相配合平衡,讓飲者一口嚐遍甜酸苦辣。Two Moons Signature屢獲殊榮, 最近更獲得二零二零年世界杜松子酒大獎銀獎。

情侶伙伴 互勉同行

Dimple和Ivan既是情侶,亦是工作伙伴,二人一直相知相惜,合力解決問題。經歷兩年多的創業過程,Ivan現在變得更堅強︰「回望創業的過程,有時自己顧慮太多反而成為掣肘。其實社會對本土工業的支援本來就有限,能親手參與製成品的生產過程,已是一大滿足感。」Dimple 則認為創業最重要是肯定自己所做的事情︰「如果對自己都有懷疑,就沒可能說服其他人;其次就是要全心全意投入創業。」她從同為從商的家人身上學會一個道理:「創業路上總是荊棘滿途,這一刻未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,便應由它而去;能解決的就更不是問題,所以無須過慮。」創業期間,她深深體會只有不斷調整心態,堅持自己,才有每天繼續走下去的勇氣。

緣起崇慶 Ivan和Dimple邂逅於當年崇基校慶宣傳部,當時Ivan是崇基校慶學生節執行委員會成員,而Dimple則活躍於中大舞蹈學會,因而加入宣傳部協助排舞練舞。崇慶過後,Ivan前往外地交流,與Dimple一直保持聯絡,至畢業後二人才共譜戀曲,同創理想。

展望未來 凡事可能

烈酒暫時在香港仍未算是主流,Dimple明白要引入氈酒文化實非易事︰「外國每年新成立的酒廠達百多二百間,且品酒文化盛行, 很多人每逢週末都會參觀酒廠,甚至自家釀酒。我們成立氈酒蒸餾廠,又開放予公眾參觀,就是希望藉此推廣氈酒文化。」雖然本地品酒文化不及外國,而烈酒亦非容易一試鍾情,但Dimple認為香港人對烈酒的需求將會越來越大︰「人到了一定年紀或某個人生階段便會開始懂得欣賞烈酒。經歷一年動盪變遷,我們發現無論社會氣氛開心與否,市場對酒仍有穩定的需求。」

Two Moons積極拓展市場合作機會,除酒吧及零售商外,他們亦與藝術界及飲食業合作,如與香港國際電影節合作推出「焦點影人」許冠文的特色氈酒禮盒;亦曾與不同餐廳合作,以氈酒入饌,製作煙三文魚等佳餚;他們近期又與本地酒吧合作推出限量版的五花茶乾氈酒,希望藉加入本地元素吸引大家的注意。二人自言創業雖仍為起始階段,但對自己的產品甚有信心,希望透過跨界別合作,不斷嘗試新的氈酒配方,積極推廣品牌︰「由萌生創業的意念至今雖然只有兩年多,但我們已從不可能中看見很多可能。我們很希望這個『Can Do』精神,以及每份作品背後的故事會得到大家的認同, 讓我們慢慢發展成屬於香港的國際品牌。」

不論在任何社會環境,總有人靠三杯小酌忘憂,但別忘掉原是靠堅持醫好每個傷患;與其只嚐酒的苦澀,不妨從堅持中學習品嚐氈酒的甜酸苦辣,從中體會五味人生,慢慢等待那值得細味的回甘。

2021-01-12T12:49:04+00:00